但在美国 恒大一天痛失两将 陕西男童掉入深井

90后苍南女孩从国企裸辞 "流浪"美国1年后回国开画室 出生于1990年的苍南女孩陈灵说,按照长辈的想法,这个年纪的她应该拥有稳定的工作、美满的家庭,如此安度一生。可陈灵偏偏走上了另外一条“叛逆”的路:从国企辞职,到美国“流浪”一年,走遍美国各大美术馆、艺术馆;从对艺术一无所知到回到家乡开了一间艺术画室,推广幼儿美术教学。她说,艺术并不是一件高端遥远的事情,而是可以成为每个人的生活乐趣。“我们每个人都需要欣赏美的能力,就像我们都会数学的加减乘除。”第一次看展 开启艺术大门2013年底从中国计量学院工商管理专业毕业后,陈灵考上了厦门市一家国企,从事广告策划方面的工作。工作稳定、收入尚佳、颇受领导赏识,这是一份在父母眼里非常适合女孩子的工作。但谁也没料到,一年后,不顾父母的强烈反对,陈灵裸辞了。“说句不好听的,这是一份一眼望到底的工作,我完全能想到自己10年甚至20年后是什么样子。”辞职后的陈灵变成了无所事事的“家里蹲”,也不知道下一步该做什么。此时,在美国芝加哥留学的朋友向她发出邀请:来自由的美国看看吧!2014年底,陈灵出发前往美国芝加哥。过去没几天,同学便邀请陈灵去看一场在芝加哥艺术学院举办的艺术展。“这场展览彻底冲击了我先前20多年的人生。”陈灵说,当时看到那么多艺术品,她全身充满了看不懂的尴尬,当同学向她讲解艺术品的流派和特点时,她除了发出“噢”的惊叹外,完全搭不上话。与此同时,大部分美国小孩在父母的指点下,都能够清晰地表达自己对作品的理解。“我从小在国际学校念书,知道国外艺术比较平民化。但是真正处在这个氛围下,我还是被震惊了。”陈灵说,当时的她非常尴尬,在那场艺术展里显得手足无措。“你知道,我身边的朋友同学,除非以后要走艺术这条路,没有人会去学习艺术。大家觉得艺术都是高端的,无法企及的。但在美国,艺术就像我们的语文数学科目一样普及。”陈灵决定在美国“流浪”得久一点,去各个城市的艺术馆、美术馆看看。“其实也是补偿心理吧,从小我美术最差,因为一直念书,也没有机会去看去学,就特别想给自己一个机会,不要关闭自己的艺术大门。”边走边学 寻找人生的方向在陈灵的印象里,美国是一个包容性很强的国家,拥有非常多的元素。她想给自己放一个“间隔年”,去寻找自己真正想做的事情。“因为我从小在国际学校上学,外语环境也比较适应。”陈灵说,她也没有做什么攻略,就随便走随便看,同学在哪里,自己就去哪里。因为大学专业是工商管理,陈灵会跟着同学旁听金融、商业、投资、财会方面的课程。而每到一个城市的必修课,就是当地举办的美术展和艺术展。“在美国,这些展览是很普遍的,哪里都有,看的人也很多。”从拉斯维加斯到美国西部,陈灵看过了各种各样的风土人情以及风格各异的艺术展。陈灵说,虽然自己的艺术鉴赏能力还是为零,依然说不出流派、特点,但最初的尴尬已经不在了。从斯坦福大学的雕塑到匹兹堡大学图书馆的自修室,陈灵说,自己开始慢慢适应美国这种艺术无处不在的氛围。在行走的路上,陈灵透过小窗拍了一张美国的自然风景,这让她想到了亚里士多德的一句话:Nature does nothing useless(大自然不做无用功)。“虽然无法从艺术角度说出出彩点,但是看到美的事物至少能够用自己的阅历去尽可能地欣赏。”同时,陈灵心中萌发推广艺术平民化的想法。陈灵说,自己从小接受的教育就是拿高分,而美术拿高分的方法就是跟范画画得像,而一旦不像或者画不好,就产生了恐惧心理,就不想再去接触了。“我小学的美术作业,都是我同桌帮我完成的,这样才能拿高分。”而在美国,大部分人都拥有对艺术的鉴赏能力,就像大部分人都会数学的加减乘除一样。与国美附中老师 一拍即合开画室2015年底,陈灵回国了,在杭州待了一段时间。在听说陈灵“艺术平民化”的想法后,陈灵的朋友将她引荐给了中国美术学院附中的一位姓张的老师。“张老师在国美附中当了很多年的老师,我跟他谈到现在很多人学艺术其实都是为了考试,而我则想推广艺术平民化,这跟他的想法非常契合。”陈灵也注意到,时下艺术老师开的画室都有一个问题,就是专业和经营无法兼顾。“想要赚钱,老师就要多招学生,教学质量自然就上不去;而想要做得更专业,可能无法招很多学生,赚不到钱。”陈灵也跟张老师商量,探索将经营和专业教学分开,用各司其职的公司管理模式去经营画室。今年上半年,为了开画室,陈灵特地在杭州多待了半年,跟着张老师学艺术。“我好歹要开画室了,自己多少要懂一些流派。”现在的陈灵对抽象派、波普艺术等流派的特点,也能侃侃而谈了。今年8月,陈灵把张老师的画室——杭州“多一格”的分校开到了自己家乡苍南龙港,主要推广幼儿艺术教育。“把经营和教学分开,我尊重甚至用仰望的态度去尊重专业老师的教学,保证教学质量;经营、推广则由我这个专业人士来做。我现在也是用泛化的概念去教小朋友,让他们对色彩、线条、技法、流派都接触一遍。”陈灵说,这就像我们要学写文章、写诗歌,都是从学习汉字开始,然后学习鉴赏大师、大家的作品,逐渐提高写作能力。“就算到了世俗认为很多事情已经晚了的年纪,我还是坚信每一个时段的我组成了现在以及以后最好的我。”陈灵目前依然没有停止自己“流浪”的脚步,为了提高自己的经营能力,等画室走上正轨后,陈灵计划去澳洲留学充电。“我并不在乎那一本学历,我在乎的是学到什么。”陈灵说。相关的主题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