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要 是由于华盛顿的核优势 19人身亡案宣判 翻车致19人遇难

美媒称中美互相不信任 螺旋式核竞赛一触即发 资料图:东风31A洲际导弹   美国“国家利益”杂志2月17日发表德国马歇尔基金会亚洲项目主管、美国战略与国际问题研究中心下属“太平洋论坛”非常驻学者维吉妮亚·马兰提都和美国大学国际服务学院在读博士埃莱尼·G·埃莱妮-埃克梅克奇奥卢联合撰写的文章称,目前美中两国已经濒临陷入螺旋式军备竞赛的边缘,这给两国关系的发展蒙上了一层阴影。文 章指出,目前两国达成武器控制协议似乎很遥远,这是因为:第一,双方对对方未来的意图充满了不信任。中国认为美国的地区战略是以遏制战略为基础的,而华盛 顿认为北京一旦机会成熟就会改变地区现状。第二,即使美国考虑达成一个武器控制协议,其地区盟友,尤其是日本不会欢迎这一选择的。意图的不确定性以及盟友 的反对意见使得任何的协议变成一个令人怯步的任务,虽然并不是不可能的。   文章称,近期朝鲜核试验使得中美核关系引起了关注,这似乎给战略稳定局面带来了不利影响。尽管十年以来,双方通过二轨对话互相坦率地交换了意 见,但是都未能说服对方自己的弹道导弹防御系统(BMD)以及高超声速武器计划是没有威胁的。因此,双方均在花费巨大且存在技术性问题的战略系统上继续投 入巨资,迫使对方陷入军备竞赛当中。   尽管美国官员曾多次承诺,但中国仍然对美国的弹道导弹防御计划(BMD)持怀疑态度。当美国已经越来越多的把朝鲜和之前伊朗等国家列为其有限的 弹道导弹防御能力的主要目标时,中国坚持认为弹道导弹防御系统会削弱其自身核武器库的安全性。具体来说,中国的专家们担心他们的国家受到美国的威胁,主要 是由于华盛顿的核优势,其中弹道导弹防御系统(BMD)和高超声速武器所代表的常规快速全球打击(CPGS)严重削弱了中国的报复能力。上海国际问题研究 院国际战略研究所执行所长吴莼思表示:“由于导弹防御使得美国拥有了首先进行第一次核打击和可靠的防御能力的双重优势,这严重威胁了中国不首先使用核武器 的战略。”最主要的问题是,高超声速武器能够对中国武库进行先发制人的打击,这之后中国的核武库将会被极大的削弱而无法成功穿过美国的弹道导弹防御 (BMD)系统。   然而,中国的担忧高估了美国的弹道导弹防御和常规快速全球打击能力,而低估了自身的威慑力,尤其最近其水下威慑能力的建设进一步加强了其威慑能 力。中国水下威慑的主要目标是潜艇更加安静以及弹道导弹核潜艇导弹更具有渗透性。拥有水下威慑以及更加强大更具有生存能力的陆基核武库,中国应该对其核报 复能力更有信心。换句话说,两国的战略平衡似乎更加稳定了,而并非遭到削弱。在这种情况下,弹道导弹防御(BMD)系统并不会使得北京或者华盛顿占据明显 的战略优势,所以不会影响到中美两国之间的战略平衡。   实际上,为了履行美国对韩国的核保护伞义务,针对朝鲜小型核武库的弹道导弹防御(BMD)系统是必须的,而且该系统也没有能力针对中国核武库开 展先发制人的打击。其中一个原因在于,作为美国最先进的拦截系统的弹道导弹防御(BMD)系统的有效性值得商榷,其大量的测试中并没有提供确凿的关于他们 如何在真正冲突的环境中工作的证据。美国海军战争学院的安德鲁·埃里克森在其报告中形容弹道导弹防御(BMD)系统是造价昂贵而不完整的。美国的弹道导弹 防御系统只能拦截少数核弹头,其比例为五比一,而美国和中国都拥有庞大的战略导弹和常规导弹武库,在冲突情况下穿透导弹防御中是可以互换使用的。中国的第 二炮兵部队的现代化使它拥有了庞大的火力来源,这是美国的弹道导弹防御系统永远也无法对抗的。在添加诱饵和多目标重返大气层载具(MIRV)导弹之后,一 个成本比例越发凸显出来,导弹弹道防御力量不仅仅是无效的问题了,抛开技术上的不可靠,相比经过广泛的测试、可靠而且价格相对便宜的陆基弹道导弹,其成本 也是非常昂贵。这意味着,由于两国的预算限制,构建和部署大量拦截器不仅是战略上不理想,经济上也充满挑战。   但对威胁看法的发展并不总是清晰的,而往往这些看法会酝酿出实际的政策结果。虽然美国的弹道导弹防御系统和韩国在其领土上部署拦截导弹的前景已 经占据了中美两国战略关系的讨论,却少有人关注中国的导弹防御能力。事实上,继2013年1月和2010年1月两次类似的测试之后,中国于2014年7月 进行了其最新的陆基中段拦截试验。由于中国对这些问题并不公开,所以围绕其对导弹防御的发展和部署的意图有很多猜测,而中国的导弹防御技术的复杂性仍然不 清楚。尽管如此,一些专家认为有强烈的迹象表明中国在努力发展该系统的脚步并没有停滞,相反已经建立起来了,其针对目标就是美国的弹道导弹防御计划而不是 诸如印度等其他国家的。   劳拉·萨尔曼对该问题的广泛研究支持了这一观点。在文章《中国弹道导弹防御革命》中,一个由萨尔曼提出的鲜明的中国论述逐渐引起热议,该论述反 映出一个理念,即最好的对抗美国野心以及预防政治和军事胁迫的手段就是拥有一个类似的弹道导弹防御系统。因此,自2002年以来,大量关注弹道导弹防御的 中国文章开始从被动对抗手段被吸引到主动对抗,其中动能的研究发展最为迅猛。这三次试验就是这些研究的成果,并且显示出中国发展弹道导弹防御以对抗美国弹 道导弹防御的意图,。   中国发展高超声速武器也是回应美国部署弹道导弹防御系统和常规快速全球打击(CPGS)能力,从中也可以看出认识的差距是如何转变成两国成本高 昂的战略系统的投入的。布什政府首次提出常规全球打击战略,奥巴马政府也信奉这一战略。根据2010年四年防务评估报告,五角大楼已承诺研究“联合持久监 视、电子战和精确攻击能力的组合”,包括渗透平台和防区外武器,其结果将预示FY12-17防御计划。很明显,尤其是在高超音速武器从封存中幸存下来之 后,尽管他们的测试失败多如牛毛,美国的政治和军事界似乎要对其进一步发展继续加大投入。   一种解释是中国在努力发展自己的高超声速武器。事实上,众议员霍华德·巴克·麦克科恩、兰迪福布斯和迈克·罗杰斯在一封信中表示:“其他竞争国 在寻求与美国的军事平等,”表达美国对中国发展高超音速武器的担忧。中国进行了多次高超音速滑翔飞行器试验,证实了中国对类似系统的追求,所以毫无疑问我 们要进一步投资发展这一项目。在中国开展试验之后,美国国会优先考虑对高超声速武器追加资金和开展更多的试验。并且奥巴马政府更进一步的要求更多的资金发 展下一代能够搭载在高超声速载具上的核巡航导弹。在中国担忧美国先发制人打击的同时,美国也在害怕中国寻求军事平衡。   如果上述趋势持续不变的话,那么两国将会发现自己陷入了螺旋式军备竞赛当中,这也给两国关系的发展蒙上了一层阴影。尽管如此,双方达成武器控制 协议似乎很遥远,有以下几点原因。第一,双方对对方未来的意图充满了不信任。中国认为美国的地区战略是以遏制战略为基础的,而华盛顿认为北京是个修正主义 国家,一旦机会成熟就会改变地区现状。第二,即使美国考虑达成一个武器控制协议,其地区盟友,尤其是日本不会欢迎这一选择的。意图的不确定性以及盟友的反 对意见使得任何的协议变成一个令人怯步的任务,虽然并不是不可能的。   冷战的历史告诉我们:武器控制协议是可行的,但需要大量的时间、政治资本以及最重要的良好的时机。例如,《中程核力量条约》是苏联决定在东欧部 署SS-20中程导弹部署后签署的。奇怪的是,这一姿态创造了一个谈判的机会,最终签订了第一个冷战条约,寻求消除中级弹道导弹,而不只是建立上限。从今 天的东亚战略环境看,历史表明:美国将在韩国部署THAAD系统有可能使北京和华盛顿明白,他们的政策对区域稳定造成的破坏是不可逆的。在此背景下,华盛 顿和北京的政界应抓住机会,并开始考虑他们可接受的研究、开发和部署的弹道导弹防御系统的成本水平。该政治成本和该地区的安全困境需要慎重考虑,亡羊补 牢,为时未晚。   在《2010年核态势评估报告》中,奥巴马政府提出和中国进行战略稳定的对话,但进展一直有限,主要是因为中国不愿加入。朝鲜最近的核试验给两 国核关系以更大的压力,但也可以作为恢复有关核问题的官方讨论的催化剂。重启高层次的核讨论是一个很好的方法。如果中国固执地坚持反对开展高层次的战略对 话,那么自从朴槿惠上台以来辛辛苦苦同韩国建立的关系将会破裂,而且也会错失更好地认识和理解系统,在正式场合提高其关切,并证明没有通过该问题来划分盟 友的机会。美国需要考虑中国对拦截器数量的担忧。这将为双方达成协议铺平道路,使得华盛顿也可以通过加强朝鲜半岛的稳定性来安抚其盟友。并且,如果美国认 真履行其弹道导弹防御系统不针对北京的承诺,那么潜在武器控制的谈判进程将会成为其声明实实在在的保证,尤其是如果中国的担忧和选择开始显著改变战略环 境。   二轨外交对话为官方对话铺平了道路。因此,是时候中国和美国回到谈判桌前,把各自从成本高昂、实战环境的可行性和有效性存在相当大问题的技术中解脱出来,并且防止双方战略关系的进一步恶化。这需要时间、努力和技巧,所以越早开展会谈越好。相关的主题文章: